????莫云是带着遗憾离开的,而慕长老则是心中不快。

????玲珑轩在踏风星上的势力仅仅是玲珑轩庞大势力的冰山一角而已,出任玲珑轩名誉长老,虽然会与玲珑轩有不可分割的利益关系,但带来的回报绝对是远超想象的,在踏风星之外,别说窥天境大能,便是入禅境大能,对于玲珑轩的名誉长老也是极为眼红的。

????此次他亲自来到冠城,一来是彰显对方陌的重视,二来就是打着和方陌打好关系的心思,在他的计划里,方陌应该感恩戴德,他再代表玲珑轩对方陌安抚一番,加上他提前送出的玄龟之心,方陌如何不死心塌地?

????可现实却打了他一巴掌,有点疼。

????“莫云,你仔细调查一下,新任冠城城主是谁,斩天门派来的高手又是谁,方陌虽然拒绝了名誉长老一职,但不可否认他还是有些能力的,等方陌被斩天门追杀,走投无路的时候,我会再次出面邀请他担任名誉长老一职,到时候倒要看看他要如何选择!”

????生气归生气,该做的事还要做,要是连这点轻重都分不清,他也就无法担任玲珑轩长老一职了。

????“是!”莫云应声,又道:“慕长老,通过在下与方陌几次接触,在下认为方陌此人行事光明磊落,恩怨分明。之所以不肯担任名誉长老,是因为他正在受到斩天门和万宝阁的追杀,不愿连累到我们玲珑轩。如果能让他知道我们玲珑轩的真正实力,他应该就不会有这些担忧了,所以在下认为还是要在适当的时候展示我们的实力,让他心服口服。”

????慕长老点头,“这次方陌被斩天门追杀就是一个好机会,老夫会请示大长老,再派高手前来,势必要以碾压之势击败斩天门高手,让方陌死心塌地!”

????展示一下玲珑轩的实力,也好让方陌知道他与玲珑轩之间的差距,收起那些可笑的心思!

????……

????方陌不会理会慕长老与莫云如何想,便是斩天门再派高手前来又如何?有星龙剑和八麟阵,普通窥天境大能已经无法对他造成威胁了,或者说踏风星上大部分人已经无法对他造成威胁了,加上八岐大蛇强悍的身体,真正要担心的是斩天门的高手才对。

????把玩一下手里的玄龟之心,方陌嘴角露出笑意,这倒是一个意外之喜。

????玄龟之心极为难得,完全可以用来加强他体内的五行循环,但方陌并不打算这么做,因为玄龟之心蕴含了极为纯粹的水属性灵气,辅以其他材料可以打造极品水属性法宝,不仅可以防身,关键时刻还可以调动玄龟之心内纯粹的水属性灵气恢复自身伤势,效果堪比五品回元丹!

????五品回元丹,可以让入禅境大能恢复身体伤势,用在方陌这个出窍境修士身上,只要还有一口气,就能救回来,可谓是保命的不二法宝。

????只不过辅助材料不太好找,想到慕长老离开时的态度,方陌微微摇摇头,他并不打算继续让玲珑轩寻找这些辅助材料了。

????一个人没有自知之明,最多是害了自己或者自己身边的人,但如果一个势力的领导者没有自知之明,那就很可能会带领这个势力走向灭亡,希望慕长老下次再见到自己的时候,能够很清楚地看到自己的价值,否则他真的不好继续跟玲珑轩打交道。

????……

????城主府内。

????赵长老和赵寅相对而坐。

????“叔叔,小侄已经将城主府内叶家之人尽数赶出去,有那些不识相的,已经妥善处理了。”赵寅没有解释妥善处理是什么意思,但绝对不是什么好结果就对了。

????赵长老点头,叶星文在斩天门内的靠山不是他,所以他不会对叶星文的死感到任何不快,反而还要感谢叶星文让出了城主的位置,只不过这些话不能明说罢了。

????“让你调查的事,有眉目了吗?”

????“有些眉目了。小侄查到方陌目前就在五原山边缘的一个山洞中,距离冠城不过两个小时路程。在他身边有八岐大蛇、厉锋和双尾虎。厉锋不过是神合境修士,已经拜方陌为师,双尾虎也仅仅是魂海境修为,两者不足为虑,真正需要注意的就是八岐大蛇了。”

????“综合各方面消息,八岐大蛇虽然只是魂海境修为,但是身体强度却胜过了窥天境妖兽,寻常窥天境大能都无法伤其分毫,而且力气极大,擅用刀枪剑戟斧锤钩七把重逾万斤的武器,还有一个雷光七杀阵的阵盘,一旦激发,雷光所化武器便会与这七把武器融合,杀伤力倍增,极为难缠。小侄怀疑叶星文和开山填海三人就是在八岐大蛇手里吃了大亏,才被方陌有机可乘。”

????“至于方陌,不过是出窍境修士,但是在阵法上造诣极深,而且炼丹之术颇为不凡,百药堂司徒崇有拉拢方陌的意思,而且今天从百炼堂还传出来方陌还精通炼器之术,在百炼堂内炼制了一柄长剑和一件防御法宝,但是不知效果如何。”

????“除了这些,还有一件有意思的事:方陌和八岐大和出现在五原山的时候,均是神合境修为,如今不过十数日,竟然齐齐突破,一个成为出窍境巅峰,另一个甚至已经进入了魂海境,所以小侄还有一个大胆的猜测,那就是方陌和八岐大蛇并非踏风星之人,而是曾经有过高深修为的大能,如今只不过是因为某些原因修为跌落,只要给他们时间,他们必然能够迅速提升修为,否则难以解释他们的修为为什么能够如此快速提升。而方陌之所以精于阵法、擅长炼丹炼器之术,恐怕也是这个原因。”

????赵寅不愧是赵长老指定的城主人选,心思细密、考虑周全,远超叶星文,只是简单的一番调查,便有了几乎接近事实的猜测。

????赵长老抚须点头,面露欣赏之色,“很好!明天,你便和老夫去会一会方陌!老夫倒要见识一下不惧窥天境大能攻击的八岐大蛇如何强悍!”

????“叔叔出手,那八岐大蛇必然无幸。不过根据古籍记载,八岐大蛇成年之后便是入禅境修为,若是能够将之收服,对于叔叔来说也是一大助力。虽然八岐大蛇的修为跌落,但以我们斩天门的实力,帮助其恢复入禅境修为,却也不是不可能之事。到时候这斩天门门主之位,便是叔叔囊中之物。”赵寅露出几分狂热之色,“还请叔叔为赵家考虑,为斩天门考虑,明日万万不可将八岐大蛇击杀!”

????“哈哈哈!老夫省得!”赵长老心怀大尉,赵寅这一番话说得简直是恰到好处,“叶星文与万宝阁追杀方陌,说到底还是为了八岐大蛇,但他们也不想想,这上古异种,又岂是他们能够觊觎的?便是他们得到,也不可能保住!就如同这方陌,便是有八岐大蛇帮助又如何?还不是要身死道消?也只有老夫得到八岐大蛇,才能真正发挥它的价值!”

????“小侄预祝叔叔成功收服八岐大蛇,早日登上门主之位!”赵寅弯腰深深一礼。

????“哈哈哈!好!若老夫登上门主之位,你便是新任赵长老!”赵长老有些忘形。

????“多谢叔叔提携!小侄还有一事禀报。”赵寅又道:“万宝阁钱执事也来到了冠城,并且亲自去五原山和方陌见了一面,看其态度,很可能万宝阁已经和方陌达成了和解。”

????赵长老皱眉,“万宝阁竟然和方陌和解了?这可不像万宝阁的作风。”

????“万宝阁行事向来欺软怕硬,平时得罪万宝阁的都是普通修士,万宝阁不仅不惧,还要以雷霆手段灭之,以此彰显万宝阁手段,但是遇到方陌这种战力远超修为的修士,就没了办法,毕竟万宝阁只是商行,不是以修炼为主的门派,虽然也有窥天境高手,但绝对不多。自万宝阁与方陌结仇以来,他们已经损失了三名执事,其中包括了开山填海两名窥天境大能,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,他们有所退缩倒也正常。”赵寅语气有些不屑。

????“嗯,原本以为万宝阁会和方陌纠缠到底,没想到竟然如此没有骨气!”赵长老更是不屑。

????“商人重利,向来没有骨气之说,叔叔难道不知吗?”赵寅故作惊讶。

????“哈哈哈!有理!有理!商人商人,呵呵!”赵长老笑了。

????“其实小侄还有一个想法,若是顺利,倒是可以让万宝阁继续与方陌纠缠,只是此事牵扯甚多,小侄不敢轻易做主。”赵寅又开始出谋划策。

????“但说无妨。”

????“钱执事虽然是万宝阁十八名执事之一,同时也是窥天境修为,但真实战力不过尔尔,之所以是他来到冠城,不过是因为万宝阁有了和解的打算。若是钱执事在冠城出了某些意外,万宝阁便是再没骨气,也要和方陌纠缠到底!”赵寅语气中带上了一丝杀意。

????赵长老抚须沉思,背后嘲笑万宝阁可以,就算当着钱执事的面如此说,也没有太大的问题,但如果要杀死钱执事,就必须要好好思虑一番了,毕竟万宝阁在踏风星上的势力,不容小觑,一旦事情败露,斩天门必然要将他推出来顶罪,到时候是否能够继续担任长老之位,都是未知之数。

????“倒也不必如此。方陌和八岐大蛇并非老夫对手,明日之后,一切都会尘埃落定,何须万宝阁与方陌为敌?”他还是决定不冒险。

????赵寅点头,“叔叔所言极是,是小侄多虑了。”

????“无妨,你我叔侄,有话直说,不必有所隐瞒。”赵长老笑道:“你去拜访钱执事,若是能让钱执事打消拉拢方陌的念头,万宝阁必然还要与方陌纠缠到底。根据老夫对姚狐狸的了解,他派钱执事来此之前,必然还做了第二手准备,很可能就是夺命楼。若是夺命楼的窥天境大能出手,胜过万宝阁数倍。”

????“是!小侄这就动身。”

????不多时,赵寅离开城主府,在城内绕行一番之后进入了正在重建的万宝阁,一刻钟后,他又从万宝阁离开,脸色有些难看。

????第二天,赵长老对着万宝阁方向发出一声冷哼,离开城主府直奔五原山而去,同行的还有赵寅和陈淼。

????“启禀赵长老,见到方陌之后,还请让弟子先行出手。”陈淼语气含恨,“弟子一家为方陌所害,此仇不共戴天。弟子苦苦修炼,不惜冒生命危险深入凌云涧感悟刀意,便是为了能够亲手为族人报仇!还请赵长老成全!”

????赵长老心生不快,陈淼只是魂海境一重的实力,就算感悟刀意领悟了一式刀法,又能有多大效果?连窥天境大能都在方陌手里吃亏,他过去送人头吗?若非他是凌战徒弟,他是绝对不会带着陈淼过来的。

????“老夫知道你对方陌恨之入骨,但方陌此人狡诈多变,非你能敌,还是由老夫和赵城主出手,你在旁边掠阵即可,若情况允许,老夫会给方陌留一口气,让你手刃仇敌。”

????陈淼脸色一变,“赵长老不必为弟子担心!弟子已入魂海境,而方陌只是出窍境,修为上弟子占优势,若是这样弟子都不敢与方陌战斗,岂非落了我们斩天门威名?至于弟子安危,还请赵长老不用担心,弟子纵然不敌,也不至于没有自保之力,还请赵长老成全!”

????赵长老脸上不愉之色更加明显,他都已经说得如此明确了,陈淼竟然还纠缠不休!他是担心陈淼的安危吗?呵呵!他只是担心陈淼出了意外,他如何对凌战交代而已。

????赵寅见状,出声道:“叔叔何须担心?陈淼天赋极高,跟随门主修炼多年,连门主都夸赞他的刀法有大家之风,加之他在凌云涧感悟刀意,悟出断水式,想来战力必然不凡。若是陈淼能够力败方陌,不也彰显了我们斩天门的威名吗?退一步讲,纵使陈淼不敌,有叔叔在场,方陌也断然无法伤害陈淼分毫!如此,何不让陈淼尝试一番?”

????他肯为陈淼说话,也是有卖好陈淼的心思,毕竟凌战多年来只收了他一个徒弟,如今不过二十来岁,便已经是魂海境高手,又悟得刀意,假以时日,必然成为斩天门中流砥柱,提前拉拢,好处多多。

????果然,陈淼对赵寅露出一个感激的眼神,再次对赵长老行礼,“请赵长老成全!”

????“罢了!既然你如此坚持,那老夫便答应你,但在与方陌战斗之时,你必须万分小心,不可轻敌!”赵长老有些无奈。

????“是!请赵长老放心!弟子必定全力以赴!”


欢迎大家访问:日子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rzxiaoshuo.com/book/97454/454/